MEMBERSHIP SERVICE
会员服务
会员动态
2019-01-09
银麓科技、南能汇智共获CIHAF 2018年度企业及人物大奖
浏览次数:173
发布公司:凯盈控股集团

1月6、7日,在北京举行的“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暨CIHAF中国住交会20周年”庆典上,银麓科技与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南能汇智(南方电网旗下综合能源投资管理平台)获得“CIHAF2018年度绿色先锋企业”殊荣,银麓科技总裁刘宏先生荣获“CIHAF 2018绿色发展杰出人物”称号。
 
刘宏总裁在“新时代·新绿程--2018中国绿色建筑产业链主题峰会”发表主题演讲《绿色城市,以健康与能耗论英雄》


 【演讲实录如下】:
前面几位领导分别从国家政策、房地产开发企业角度高屋建瓴的分享了自己的观点,我从一位市民、购房者和城市建设者的需求角度来谈谈我的观点,《绿色城市以健康和能耗论英雄》。


2017年2月19号,将近凌晨12点我去了医院,这么晚仍然这么多病患在排队;前两天一个朋友在朋友圈里说“好象春夏秋冬,儿童医院永远都是人满为患”;我曾经做过一个手术,从监护室回到普通病房,所有的病人都要戴口罩,所有的医生护士和家属进来都要戴口罩,谁在病房里打喷嚏或者咳嗽大家都用仇恨的眼光看着他,我当时在想,我们有没有更好的病房或者更好的空间,让我们的病人环境可以更好、更人性化一些。
 
我们都知道,人的一生有90%的时间是在室内渡过的,62.5%的疾病和建筑有关。如果我是购房人,我对绿色建筑只有两个需求:这个房子住起来舒服不舒服,健康不健康,是不是可以少生病;用起来是不是可以少花一点钱,电费省一点。


我记得在上半年,在上海看到了一篇新闻报道,说15万每平米的豪宅项目入住以后,家里种的花花草草一个星期都蔫了,业主自己测试甲醛超过三倍。我们国家正在大力推广成品房交付,但如果未来交付的成品房不是健康建筑而是病体建筑,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巨大的祸事?不管什么样的业态,不管是高端豪宅还是保障房市场,我们只有两类,健康建筑,还是病体建筑。
 
第二个环境,2018年11月29号,也就是北方刚刚供暖,中国东部,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一片红。为什么一到供暖季节,雾霾就铺天盖地的来了,北方城市的供暖,到底占到雾霾成因的多少比例?我们有没有更好更清洁的供暖的技术和方法来解决雾霾的问题?
 
第三个能耗,前段时间中城联盟年会上,田明讲到中国的碳排放总量占到全球30%,房地产和建筑业占到中国社会总能耗的48%,中国有400亿平方的存量房,95%都是属于高能耗建筑。这张图片是华南地区的气候分析,因为前段时间去了华南,让我感到很惊讶,我们都知道华南地区高温高湿,一年有将近六个月的时间都温度很高,湿度很大,在上海长三角叫梅雨天,在华南有回南天。我们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,办公楼里空调温度都特别低,我们问当地的朋友为什么空调打那么低,他们的回答是空气湿度太大,把空调打的低一点,专业上叫冷凝除湿。华南地区强调通风,所以忽视了建筑外围护体系和气密性,室内冷凝除湿,而室外高温高湿空气进来,遇到室内低温建筑表面有会加重结露返潮,只能继续冷凝除湿,周而复始恶性循环,舒适度很差,能耗很大。
 
再看房地产业,最近有几个趋势,大家都知道,第一个我不知道是从哪年开始,房地产行业统统强调低成本、低总价、高周转,当你速度运转起来,对开发周期,对高周转有要求的时候,怎么可能开发商会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工程管理上,会花更多的成本在产品升级上?尤其是现在市场限价的情况下,大家都在降成本、降品质、降配置,哪有心思在绿色转型上?


2018年在市场上推广一些绿色产品的技术,在北方做被动房,成本是增加的;在长三角地区推“高舒适度、低能耗”的绿色科技系统,你的成本增加更高。很多开发商告诉我,我很想做,东西是很好,但是政府限价精装只能最贵卖到4.5万,增加成本只会降低利润。
 
第三个行业垄断,这个数据刚才前面一位领导也讲到了,千亿俱乐部已经30个开发商,在市场总量没有变化的情况下,越来越多的千亿俱乐部,意味着土地资源、市场资源正在向极少数的开发商手里集中。这些开发商的商业模式都是高周转,只有高周转才能有这样的市场占有率。可想而知,我们会面临什么样的现状,坐在这里,我们都会高谈阔论;面对现实,大家还是要谨慎思考。行业的垄断,意味着更多的中小开发企业的消失,代表着市场产品越来越单一廉价,曾经早期的万科,有那么多经典的案例,我们曾经热捧过的品质地产龙湖和绿城,在榜单的前列还有几个?
 
我相信,刚才这些问题领导都知道,而且已有应对和解决的办法,前段时间河北省被动房,包括青岛,包括天津,出了很多很给力的政策。2018年中,上海李强书记也提出上海要高质量发展,必须以亩产论英雄、效益论英雄、能耗论英雄和以环境论英雄。我们作为上海一家企业,应该怎么做?


我们给自己的定位做建筑科技当中的英特尔,不管是中海还是万科还是朗诗,只要做绿色建筑,我都可以英特尔Inside,为你做绿色健康建筑赋能升级,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定位,绿色建筑服务商。


第二个定位叫绿色能源管理商,现在大家都在控制成本,而我们则明白,节能不仅仅是一个口号,节能是有价值的。我们联合南方电网,通过我们的技术优势叠加南方电网的能源综合投资优势,增加产品的附加值,增加健康的舒适度,增加品牌的美誉度,不增加成本。


第三个定位是正在筹备的绿色金融板块。
 
我们是一家新的公司,由原来北京锋尚团队和广东凯盈共同发起,又在去年5月份,和南方电网旗下南能汇智战略合作。刚才万科同志讲万科是中国最早做绿色建筑的,我们实际上在中国有绿色建筑之前就做了,北京锋尚第一个项目在2002年综合能源率达到80%。
我们公司做什么?怎么样提供一个健康节能的产品,这是我们的核心技术,叫零碳生命屋,零碳就是节能减排绿色,生命屋就是健康舒适安全。我们的技术目标:给使用者一个最健康的、最舒适的环境,让家成为健康的堡垒,而不是豪华的毒气室;通过节能绿色的建筑系统,在达到这样舒适度的前提下,节能30%—50%,甚至更多;那么我们都知道,原来也存在着一些在设计或施工,或安装调试等等各个环节可能出现的问题,现在可以通过物联网,通过智能手段,来规避和控制这些风险。
 
这是我们技术关注的四点要素,健康、舒适、安全和绿色。
我们都知道,世界上最健康、最节能的空调是什么?是恒温动物,是人。不管人在赤道,还是南极、北极,人的体温永远是36.5摄氏度,否则就不健康了。我们的零碳生命屋的几个系统,包括类被动屋系统、机房能源系统、控温系统、置换式新风系统和自控系统等。这么多年,我们除了在原来“高舒适度、低能耗”系统基础上持续做研发外,还在薄型保温材料、远程送风、无管式送风等做一些新的研发。
这是“零碳生命屋系统”建筑健康的环境的数据,不多讲了。
这是自控系统,我们升级在什么地方?我实现了室内最好的环境动态智慧平衡,例如当室内只有两个人的时候,室内的二氧化碳浓度、甲醛浓度等是正常的,这个时候工程部20个人来到这个房间,还有人抽烟,舒适度的各项环境因素都发生了变化,这个时候监控系统监测到这种变化,加大排风和新风,根据环境进行智能自控。
这栋建筑是目前在上海在建的体验中心,零碳生命屋体验中心,我们通过太阳能光电和风电、被动屋体系、生命屋系统整合起来,最终能耗实现6.5千瓦时每平米每年。
 
这是我们和南网一起关于城市节能的业绩,已开发服务600多个项目,实现节约电量14.21亿千瓦时。怎么样通过城市的节能创造价值,总的来讲可以为市场、为城市做几件事情,
城市的集中供冷和集中供暖,广州珠江新城核心区域六平方公里的集中冷站,是国内最大的集中冷站;比如现在在郑州做500万平米社区的清洁能源集中供暖,这是往大里讲。
往小里讲,一个商业项目,在整个建筑的初始投资中机电暖通部分的投资占到40%多,后期运营成本也非常高。对于这一类项目,我们都可以和南网一起替开发商进行投资,后期通过节约能源,长期收回投资和成本。
 
能源投资管理分成三个模式,第一个模式就是已建项目的节能改造,由我们和南方电网全部出资,通过节省能源回收收益,不需要开发商投入。第二个模式是新建项目的综合能源管理,例如长租公寓的空调、照明、智能化和配电系统,都可以替开发商投资,通过节约能源收回收益。第三个模式是增量成本的投资管理,很多开发商,想做绿色建筑,但是投资成本是增加的,而增量部分成本可以由我们和南网共同投资,后期我们也是通过租户或使用者的20年能源费收回投资和收益。
 
以健康能耗论英雄。
我们要赋能地方政府,赋能城市,降低能耗,保护环境;
我们要赋能未来房屋使用者,健康、少交电费;
我们要赋能千亿房企,市场越来越集中,那么多开发量和市场掌握在30家千亿房企手里,这些千亿房企责任重大;
我们要赋能中小企业,为升级转型提供技术和资本服务;
我们要赋能经营型项目,很多商业项目前期投入很高,后期要经过很长周期才能收回前期的投入,我们可以能源、空调暖通部分进行投资,减轻资产的包袱,缩短盈利周期。
谢谢。

0769-83111803